当前的位置:首页->信息公开

信息公开

赏析丨枫桥过客听钟声(一)

2019-05-17

1.jpg

唐人张继有一首《枫桥夜泊》,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一个不小心就把苏州的寒山寺和江枫渡都写入了诗学史,多少年来,我们忘了张继的伤愁,倒是知道了姑苏城外的这两处地名。而且,后世诗人来到这里,再怎么写诗,都跳不出张继的窠巢。

 

2.jpg

诗学是一个很玩味的事情,钱钟书在《谈艺录》里拈出了“诗胎”一说,大抵就是西方人说的原型,所以法国人斯达尔夫人就曾说过:“一切人生情景,最强烈的印象是由描绘这些东西的第一个诗人产生出来的,它往往在最初的一次诗情迸发中达到以后无法超过的某种美,后人无法企及的光辉,成为影响后世的艺术先行者。”

《枫桥夜泊》就是这样,自打在唐朝从张继的口中吟咏出来以后,后世的人又似乎忘记了又该添说些什么了。所以,我们自幼在小学课本上背诵了这首朗朗上口的唐诗,那些年走在大街上,耳边传来的还是毛宁演绎的那首《涛声依旧》:“带走一盏渔火,让他温暖我的双眼,留下一段真情,让它停泊在枫桥边。”“留连的钟声,还在敲打我的无眠,尘封的日子,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。”歌曲和诗歌依旧是那几个不变的意象,似乎在重温着昨天的故事。

 

3.jpg

这个现象自古有之,所以,宋人石湖居士范成大就在《吴郡志》里写道:“枫桥,在阊门外九里道旁,自古有名。南北客经由,未有不憩此桥而题咏者。”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应该是最早的“枫桥题咏”,在这之后,杜牧、陆游、高启、唐寅、王士祯、俞樾等人都来了,他们把自己的故事,同时又附加在张继的诗里,将一部枫桥诗学史进行了亘古不断的演绎。

这些后世诗人里,也就是杜牧,似乎离得张继太近,故而不太愿意过多沾染,毕竟樊川的诗名要比张祠部大得多。他在《怀吴中冯秀才》中写道:“长洲苑外草萧萧,却算游程岁月遥。唯有别时今不忘,暮烟秋雨过枫桥。”这首诗写得极有意味,可叹神品。可能是张继先来,加之《枫桥夜泊》在诗学史上过于耀眼,也就掩盖住了杜樊川暮烟秋雨过枫桥的光辉。

4.jpg

《枫桥夜泊》最初被中唐的高仲武选入《中兴间气集》的题目是《夜泊松江》,等到了北宋《文苑英华》里,这首诗就改作了《枫桥夜泊》。同样是夜泊,枫桥和松江二字之差,历来都在让后人考证,此诗诗出何处,无非是苏州二地,吴县的枫桥和吴江的松江。只是历史在不断地重合演进,加之后人无数次地凭吊于姑苏城外寒山寺,早就默认为了这阊门外的九里道旁。

5.jpg

文章来源:网络

6.jpg

微信二维码

历史访问人数:2085446

景区服务电话:0512-65575100

地址:苏州市枫桥路底(何山大桥东堍)

苏ICP备18060907号 版权所有:苏IC 备15000804号-6 版权所有:苏州市枫桥风景名胜区管理处

设计制作团队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:0512-629921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