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的位置:首页->信息公开

信息公开

枫桥闲话集

2019-08-30

几句文人诗

漫漫历史的尘沙中,曾有一个人,他在那个晚上之前,只是一个碌碌无名,屡试不中的书生,那个晚上之后,一切变了,一篇千古文章,就生在那座桥下。

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”——张继

茫茫天下的道路上,出现过一位君王,他的一生有功亦有过,写过好诗,打过胜仗,不管是他的过错还是唐朝人的强加,但纵有大罪,那穿南贯北大河,也是他开的。

“日落沧江静,云散远山空。”——杨广

汪洋文海的名士里,亦有一位风流才子,他为人清高,喜品茗,好谈吐,更爱锦绣文章。当他信步走过古城时,写下文章,风吹过,宣纸随风飘落。

“唯有别时今不忘,暮烟疏雨过枫桥。”——张祜 

素闻枫桥、运河之景淡雅却又让人惊艳。后来到了景区才知道,除了张继,那些人也来过。我所熟悉的枫桥,只知道有美景,并未看到过多足迹,到了这儿,才发现,那串属于文士的足迹,比枫桥旁的杨柳叶还要多。

1.jpg

几步枫桥路

枫桥离山门不过百步,也只是一座普通的小桥,底下的运河水源远流长,这一段的水源不算河中最清澈的,兴许是又有些“静吟倾美酒”的诗人在此处倒下了珍藏的浊酒,路旁是有柳的,因为隋炀帝杨广开河,又赐“杨柳”名。桥旁是张继的塑像,微醉,指着前方街道。

画桥三百映江城,诗里枫桥独有名,我们可以用脚步丈量枫桥之长,亦可用诗文去品味枫桥年岁的沧桑,水港小桥,乃是江南水乡一大风韵。

枫桥是石桥,江村桥亦是石桥,两座雅桥相对,便是“江枫渔火对愁眠”了,现在不是晚上,不能听到子夜客船上飘过来的吴歌,也不能看到当年张继的“月落乌啼”。我从枫桥走过去时,感到脚下是如此厚实,石阶的颜色,白中透出一缕棕褐色的湿润。遐想空中细雨绵绵,雨无声,却有寒山寺的钟声。也许张继正在船头提着笔,思着少时考取功名的愿望,和现在只能叹息的自己,他不知道,自己的每一笔,都被后人所铭记。

山高,霜洁,桥洞间,三两渔火,一家独愁眠。

城老,佛尊,寒山寺,夜不过半,钟声随风至。

枫桥,打乱了你身上所刻诗文,我知道,我只是个无名小辈,古人,大家,先贤,留的文字都是雅致或豪迈的,我,却只能留下一个小小的遗憾。

我走过了枫桥,抚摸着时代的痕迹,踏着脚下的石阶,却来不及数,他有几步,这虽是一个小小的遗憾,可他也告诉我,我定要回来再度重游,因为一步,就是一片花月,一方木石,一处风情……

2.jpg


铁铃雄风绽

枫桥后面,是一个如今能看出沧桑,曾经能看出英武的地方,但是铁铃关的雄风丝毫不减,青苔些许,对这座巍巍雄关来说,只是对它的褒奖而已。

在枫桥那文士聚集的地方,不知,他对面的高台上,发生过两场殊死的搏斗。一攻一守,两次都全歼敌寇,一次次的号角声,在江南吹响了。

在飒飒的风声中,旌旗随风飘扬,在烈日下,待我去缅怀那些感人的前尘往事,关门敞开,重门威风万分,关口显得固若金汤,易守难攻。

我想赋歌一首,然而如此,却无法品味了,因为每一首诗歌都无法描绘出这一瞬间我的心情,那些青苔,那段旧事,已经萦绕在了我的心间,它如同城墙的岁月,使我无法抹去,无法忘却。只可惜城楼颓毁,阁楼翻修,射孔、稚墙荡然无存,可是看到了一丝正气,苏州城,运河,在高台之上一览无余,关口下的青草,是如此有生机,那个城台,如今不用来战争了,但是,如果,若有敌人外侵,若加以修缮,这必是一道无坚不摧的屏障。

3.jpg


一枝园内水月羞

太湖石层层叠叠,它的颜色,就如天然的青白色中渗入了一丝太湖的颜色。池水清澈,两三鱼儿与花草相映成趣。

所谓“一枝园”,乃是取“一枝独秀”之意。为何取此名字,大概是主人段玉载想要写出独树一帜的千古绝章吧。

有一个小亭邻水而建。是为水月亭,取“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满衣。”之意。在手里捧着水月,美哉。如此诗意,让我想到了李太白对月的感怀,还想起了屈原对花的留恋。一个小小的亭子的名,能给我带来多少的幻想啊。

亭子方方正正,颇有一番苏派建筑的风味,如此令人玩味。黑瓦,白墙。临水而筑,不过临的是一口小池。如同一个仙岛般。美而让人惊艳,小池由太湖石围起。亭子上也有打磨平整的木石雕琢成的家具。

所谓“玉不琢,不成器”,我感到不然。这该是“石不琢,不成器”,有时候石头能比珍贵的玉更为惊叹。

许是在一个晚上,一位素衣的名士,归来折花探柳,与友人亲朋秉烛夜游。山色已经难看清了,水色却丝毫不减少。远处天边明月遥遥。小小水塘,却照出了香幽。

这儿的景色,大概可以用这样一句诗来形容。

宿鸟排花动,樵童浇竹回。

古往今来,有多少“张继”,多少“张祜”来游玩过枫桥,这个小院子的名字,本地人不说,又有多少外乡而来的人知道?就算是网络上,也难以搜寻到多少资料。只能知道那是苏州一个小小庭院而已。如此良辰美景,竟无人留心,这着实让人飘来一缕愁思。

来这里,不比相邻的枫桥差。

段夫子已经写出了那样的名篇,也只是我不懂得去欣赏。一位诗文大家,我却孤陋寡闻,来这里时不认识那位清高的雅士墨客,我有些惭愧。

这亭子的确如水月,能解忧。我来到了那儿小憩,我顿时失了所有惭愧。闻到了花的芳香,吾之踏足,幸也。

4.jpg

一枝花儿群芳妒,

万缕芳香排闼开。

三盏青灯无眠夜,

再闻明年鸟莺徊。

这个小院,是大家的梦想追忆,在这个小园里,我也播下了一个梦。

愿文辞之花永不凋谢,能一枝独秀三百年。

愿良辰好景永不消逝,能万古长明于世间。

微信二维码

历史访问人数:2085445

景区服务电话:0512-65575100

地址:苏州市枫桥路底(何山大桥东堍)

苏ICP备18060907号 版权所有:苏IC 备15000804号-6 版权所有:苏州市枫桥风景名胜区管理处

设计制作团队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:0512-62992190